小笑话 > 新闻哥 > 30厘米宽的人行道、楼顶的滑梯……设计师才是我们身边的杀手

30厘米宽的人行道、楼顶的滑梯……设计师才是我们身边的杀手

,   新闻哥 ,  365 人围观,  ,  下载(0)

哥有时候在想,你不得不佩服一些城市设计师。

他们总能凭借自己出其不意的脑洞,给你平淡的一天增添一抹诙谐。

比如西安这架人行天桥,出入口竟建在马路中间。

妙啊,稍不留神直通天堂,没个20年脑血栓真建不出来。

11月24日,当地部门回应已经关注到此事,该区域已进行围挡,之后将建人行道及绿化带。

这个反应在大家预料之中,毕竟这就是城市里各种不合理设计的宿命:

建的时候相关部门都是瞎子,被老百姓骂到网上才发现哪里不对,开始想办法弥补。

半个月前,西安太华路立交桥的非机动车道就被吐槽坡度太陡,上坡难成马、下坡滑滑梯,建议更名“太滑路”。

于是给配了8名保安帮人推车,倒也不失为增加就业岗位的好思路。

有一说一,网上那些常被吐槽的“反人类设计”,不一定都属于城市规划的范畴,有的是城市设计,有的是景观设计,甚至还有室内设计。

它们被频繁地凑在一起,只有一个恰如其名的原因:

存在的意义是与人为敌。

就说最简单的,我们天天要走的路。

有的地方人行横道很窄,最窄处不超过30厘米,只能走小孩。

像哥这种心宽体胖的,必须胆战心惊地跟车抢道。

人都走不下,遑论自行车道,不存在的。

有的地方倒是心系单车一族,就是把路设计得太考验技术。

如果说世界上分寸把握得最差的设计是方便面,一包不够,两包嫌多;

那第二名一定是草坪里的石板路,一格嫌慢,两格扯蛋。

据说每个大学都有这么一段路。

时间久了石板松动,下雨天踩一脚就溅一身,每个泥点子背后都有一个惨绝人寰的故事。

某大学外的天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台阶之间高度捉急,迈一个有点娘,跨两个卡着裆。

普普通通一条路,普通人都走得心力交瘁,更别说动辄断头的盲道了。

在关怀弱势群体方面,我们的公共场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哦对了,这里插播一个冷知识。

公交车后门的禁止站立区其实是可以放下来、供轮椅通行的,但在生活中很少见,所以也很少有人知道这块为啥“禁止站立”。

在某些方面,一个设计为难的不只是行人,还有车。

比如专门坑新来的校车司机的桥洞……

嗯,尺寸不对很要命。

说的就是你,这么高的公交站牌、这么小的字,欺负人不够高,还欺负人近视眼?

看看桌子凳子上积的灰,一点没意识到它们不是牛郎织女?

位置不对也是个大问题。

这种一生只能玩一次的游乐设备,我愿称之为天堂滑梯。

还有80后90后记忆里的报刊亭,矗立在十字路口其实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现在基本看不到这样的报刊亭了,很多人怀念它,问为啥不把它搬到旁边安全的地方。

但事实是,挪个地方需要办理的手续,相当于在城市里凭空盖一栋楼。

一些城市的设计师们跟植物也不对付。

某公园有个漂亮的雕塑,很多游客、小孩去跟它合影、玩耍,看着岁月静好。

但旁边被种上了一种四季常绿的危险植物,叫剑麻。

有直接伤害,也有间接危险。

我们的城市景观一直在追求高绿地率、快速绿化、三季有花,但大家熟悉的很多品种都是过敏源,比如说侧柏、圆柏、臭椿、千头椿、杨树、柳树、丁香、法国梧桐……

有的还是消防安全隐患,全国已经发生过好几起杨絮和柳絮爆燃的严重事故。

室外说得差不多了,下面讲讲室内的。

厕所,绝对是“令人深恶痛绝的设计”的集大成者。

文艺点的说法,是如厕者欣赏了窗外的风景,也装点了路人的梦。

粗犷点就是明人不拉暗屎,尽显豪放姿态。

还有的设计颇具巧思,冥冥中给你一种跟兄弟并肩作战的体验。

楼梯处,通常也藏着许多细思恐极的设计。

酒店楼梯的地毯:亲亲这边建议您滚下去呢。

只用看一眼对比图,我脑子里的10万字悬疑小说《消失的楼梯》就写好了。

还有把重要设备圈在扶手里的,可能是怕发生火灾消防栓自个儿跑了吧。

我们不常注意到的房间高处,更是反人类设计的重灾区。

有的是考虑不周,让插座和插头仿佛隔了条银河;

有的是过于善解人意,给多媒体都装上了散热器。

还有不分青红皂白装声控灯的……

为了吃个饭又是拍腿又是打脸,也算是忍辱负重了。

可以,饭桌上为自己鼓掌,自信人生不迷茫!

从网友们的反馈来看,这种灯亮一次的时间太短太长都不好

发现了吗?

这些“反人类设计”的不合理之处其实并没有多高深,光是看上去就很离谱,很让人迷惑。

所以说白了还是糊弄人。

设计者不愿意多花时间精力去调研、去构思,连个设身处地的使用场景模拟都没有,能设计出什么实用方便的好东西?

那也别怪网友们吐槽得这么起劲了。

最后还想强调一点。

别的设计哥还能忍,遇到下面这种情况,我拳头已经硬了。

腾讯原文链接,《 新闻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