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 新闻哥 > 让高以翔猝死的综艺节目有多坑?连奥运冠军都喊“我不行了”

让高以翔猝死的综艺节目有多坑?连奥运冠军都喊“我不行了”

,   新闻哥 ,  270 人围观,  ,  下载(0)

【点击这里进入哥迷会,和更多有意思的人相遇】

今天凌晨,演员高以翔在录节目《追我吧》时突然晕倒,后抢救无效,被诊断为心源性猝死。

高以翔很多人不熟,乍一听这个名字还以为是卷入“性侵案”的高云翔。

可要是提起“王沥川”,很多人就有印象了。

“一遇沥川误终身。”

2013年大火的偶像剧《遇见王沥川》里,高以翔扮演温柔有绅士风度的王沥川,是很多姑娘心里的最完美男主人设。

一切美好在今天凌晨戛然而止。

高以翔的去世似乎回应了《遇见王沥川》里那句经典台词——

“这里睡着王沥川,生在瑞士,学在美国,因为爱上了一个中国姑娘,所以死在中国。”

看到有粉丝说,高以翔吧的微博置顶,还是昨天刚到浙江录节目时接机的视频,哥不禁也鼻子一酸。

悲伤来的太过突然,透过屏幕,哥能感同身受到粉丝的难过。

对于高以翔的死亡,《追我吧》节目组给出的声明是:奔跑过程中的心源性猝死。

无论如何,高以翔的猝死浙江卫视难辞其咎。

哥去看了看造成事故的综艺《追我吧》,被吓一跳。

综艺的节目形式很简单:就是由明星组成的“追我家族”,和素人组成的“追逐团”,大晚上的在大楼之间相互追赶。

浙江卫视对节目的定义是: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

每一个字都是重点。

因为都市夜景,所以录制时间一般都是在半夜凌晨,拍摄经常过通宵。

因为是竞技秀,节目组会设置各种各样的关卡,增加节目的刺激性。

关卡有多变态,哥随便举几个例子。

双方追逐过程的总长度大概2公里,项目非常消耗体力,比如徒手用臂力过桥,或者踩着剧烈摇晃的梅花桩过桥。

像这种在快速旋转的菱形滚筒上飞奔,嘉宾几乎没有保护措施。

眼瞅着耗光体力快要耗尽,接着就要你徒手爬上70米的高楼。

????当明星都是蝙蝠侠或者美国队长吗?

好不容易爬上来,横跨两栋楼的飞天绳索才是最后的噩梦。

警校出身的黄景瑜在这个环节里对着摄像头眼泪鼻涕狂飙。

宋祖儿开始不敢跳,结果被工作人员推下去,头顶的汗珠清晰可见。

这种强度的运动,别说明星,职业运动员也扛不住。

上一期的嘉宾是奥运冠军李小鹏和邹市明。众所周知,体操和搏击项目对体力要求特别高,职业运动员绝对属于体力值MAX这种人。

结果呢,李小鹏跑到后来喘着粗气掐着腰说跑不动了,邹市明在一关挑战失败后,是被工作人员抬出来的。

国内综艺节目这么玩?连奥运冠军邹市明也被折磨的腿抽筋

在邹市明颤颤巍巍的背景下,节目组打出两行字——

“不顾疼痛,坚持完成挑战”。

最后的爬楼过程中,节目又打出:“这就是体育精神,这就是竞技的魅力”。

讲真,哥完全没有被什么所谓“坚持”的力量和“体育精神”感动。

哥能感受到的,是满满的冰冷和节目组对于人性的钝感。

节目运动强度大,再加上录制时间在深夜,心脏出现问题的几率自然增加。

玩命的折腾明星嘉宾,浙江卫视不是第一次了。

2013年,浙江卫视的《中国星跳跃》节目,释小龙的助理不幸溺亡。

2018年,张杰在《王牌对王牌》在一个危险环节缺氧晕倒,脸直接拍在凳子上导致淤青。

大张伟质问导演为什么游戏安全有问题还要往上搬?

得到的回应只是两声笑笑。

这几年浙江卫视事儿不少出,记性可是一点不长。

如今,节目制作方的资金更多,制作更精良,节目效果更花里胡哨。

方方面面的审核也更严格,演员的纹身和耳钉都要打码,台词里的敏感词避都避不开。

为啥到了节目录制时间是否合适?录制流程是否有安全隐患?节目组配备的医疗人员和仪器是否齐全?这些人命关天的审核上面,反倒没那么严格了呢?

又或许,这个悲惨的现状才是节目组想要的结果?

浙江卫视导演陆浩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就想让观众体会到最本能的东西,体会到真实社会和人生。

“你不跑,就会被后面的人干掉”。

高以翔的死,确实揭露了娱乐圈疯狂996的现状。

有媒体报道,高以翔已经持续录节目17个小时,并且还有感冒。

连轴转的工作在娱乐圈不是个例。

韩庚在录制《这就是街舞》时吐槽过,连续录20个小时,看100个选手跳舞,脑子都炸了。

但有什么办法呢?

演员这个行业就是青春饭,演艺圈寒潮下,这些艺人都要靠综艺维持热度。

在有限的光景里多赚点钱,这是节目组肆意妄为的底气……

大家可能会感叹,当明星好苦啊,都不拿明星当人。

可是仔细想想,这是一整个行业的畸形。

在这样一个运作流程下,大家都只是完成任务的工具而已。

更遗憾的是,我们从来没有反思过它。

哪个明星在接受采访时没立过高强度工作“敬业”的人设?

我们常常说好棒,我们引以为傲。

当然,这是明星,但也不止于明星。

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生活,你有多久没准时下班了?

当我们扩大讨论的范围,一个更残酷的现实是——

过劳死早已渗透在我们社会的每个行业,无论身份和收入。

就像前两周奇葩说讨论“996”的辩题:当我遇到996时,我应该离职吗?

坚持不应该离职的观点的罗振宇说,别挣扎了,这就是我们这一代的命。

心酸和无望。

下午的时候哥刷朋友圈,看到一排排的刷屏:

别熬夜,别熬夜。

工作没有命重要,我们只是社畜罢了。

这些刷屏的劝告,也只是自我安慰罢了,毕竟现实往往是“不得不”。

最后,哥想放上今天《再见王沥川》里女主焦俊艳悼念高以翔的微博。

愿你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做你的慢性子。

愿我们所有人,都能在这个世界里,不被生活追赶。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腾讯原文链接,《 新闻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