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 科幻小说 - 浩劫余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祸水东引

第三十三章 祸水东引

        房顶上,剩余的一头狼看见宁哲袭杀队友,发出了一阵低吼,似乎是在对狼群传递什么信号。

        “呜嗷!”

        狼王仰天长啸,率领着狼群缓缓退后几步,前爪开始刨土。

        这狼群,俨然是准备集体冲上房顶,跟宁哲等人血战到底!

        “轰——”

        就在这时,地上的火焰将一具尸体携带的火药.包引燃,散发出了熊熊火光与浓烟。

        “哒哒哒!”

        远处忽然有成片的枪械咆哮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成片的狼嚎。

        “呜——嗷——”

        狼王听到各处传来的嚎叫声,目光幽怨的看了一眼头顶的房檐,随后叼住地面上一头幼狼的尸体,转身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

        集镇某处娼窑的地洞当中,一盏马灯的火苗在不断的跳动,萧齐坐在桌边,目光阴鸷的看着面前的黄满仓:“怎么样,孟粮他们有消息了吗?”

        “没有!今晚集镇遭了狼灾,狼群袭击了集镇边缘的一些住宅区,我刚刚让人冒险出去看了一眼,听说外面满大街都是尸体,今晚集镇至少死了一两百人,后来是因为狼群深入集镇,靠近了入城的门口,执法队的人才隔着栅栏门开枪驱逐,把狼群吓跑了!”黄满仓做完解释,然后充满担忧的开口道:“据说今晚来袭的狼群不少,而且宁哲又住在集镇边缘,希望孟粮他们去的方向,没有被狼群袭击!”

        “咚咚!”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地洞的盖板,在上面开口道:“老板,执法队的人来了,他们说有急事要见你!”

        “外面的狼群退了?”萧齐问完话,不等对方回答,心里就有了答案,执法队的人极为惜命,是绝对不会轻易涉险的。

        两分钟后,萧齐离开地洞,在院内的一个房间内见到了一名穿着绿色制服的中年:“呦,这不是康队长吗?您怎么还大驾光临了呢?快,立刻找一个好的房间,挑两个干净的姑娘给康队长准备好!让她们别心疼水,把该洗的地方好好洗洗!”

        “这些琐事先放一放,我找你有要紧事!”康队长冷眼看向了萧齐:“我们接到线报,今晚集镇东侧传出了疑似响枪的声音,而且还有目击者说,自己闻到了很浓的硝磺味道,这件事你知道吗?”

        “呦,这件事我还真的不知道!”萧齐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一声,还以为康队长是在用话点自己,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毕竟流民持枪乃是死罪,如果对方有证据的话,恐怕早就把自己给抓了,于是话锋一转:“康队长,既然你有怀疑的目标,那直接去响枪的地方抓人审问不就行了吗?”

        “我倒是想这么做,问题上面不让啊!”康队长接过萧齐递来的烟,神态慵懒的点燃:“管理中心发了消息,说地震之后,流民区又闹了狼灾,本就人心惶惶,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劳作,要尽量减少人为造成的恐慌,所以面对这件涉枪的案子,我不能严查,又不能不查,也就只能找你这种下三滥问问了呗。”

        康队长平素里没少在萧齐手里拿好处,但也从来没有尊重过他,像是“下三滥”这种极具侮辱性的词语,完全就是脱口而出,几十年来,要塞人始终对流民带着一种偏见与轻蔑,他们在骨子里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在康队长看来,自己愿意跟萧齐对话,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最可怕的是,不仅要塞人对此不以为然,就连流民都习以为常,一代一代的传承和教育,已经让他们充满奴性,主动接受并且承认了自己是下等人的这个事实,这也是宁哲一伙人不愿意去要塞务工的原因,并不是为了什么尊严,只是因为骨子里仅存的血性。

        “康队长,这件事,我还真知道一些情况!”没等萧齐答话,一边的黄满仓就插嘴道:“我听说,集镇上最近有一些猎人在偷着制作.枪支,好像还有人看见他们在荒野上练枪呢!”

        “哦?你说的是谁?!”康队长眼神一亮。

        “东门那边,有一个叫宁哲的!”黄满仓避开萧齐递来的眼神,掷地有声的开口。

        “这件事如果办妥了,我不会忘记你!”康队长指着黄满仓扔下一句话,然后快步走到院内,大声喊道:“都别他妈的鼓捣娘们了!队伍集合!”

        “啪!”

        康队长带着队伍走后,萧齐猛然抬手,对着黄满仓就是一巴掌:“黄满仓!你他妈的要造反吗?黑旗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大哥,您消消气,我这么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咱们黑旗帮的人手本来就不多,大家不仅得负责各个娼窑的生意,还得保卫安全,今天晚上孟粮他们这么久没回来,八成已经是出事了,如果咱们跟宁哲一直这么斗下去的话,损失会越来越大,既然现在可以借执法队的手办他,而且把造枪的嫌疑洗清,咱们何必要自己去填人命呢!”黄满仓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低头解释了一句。

        “放你妈的屁!我弟弟的仇,我要自己报!老子的生意在这里摆着,还缺卖命的人吗?!你这么做,让我的面子往哪放?!”萧齐对于黄满仓的一番话置之不理,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大哥,对不起!”黄满仓低头不语,如今执法队已经去找宁哲了,事情木已成舟,黑旗摆明了无法阻拦,更没人相信,宁哲会在执法队手里活下来。

        “滚!”

        ……

        十数秒后,黄满仓站在院子门外叼上了一支烟,摸了摸兜,却没带火。

        “嚓!”

        一声轻响,走到黄满仓旁边的黎斌点燃火柴递了过来:“你刚才跟齐哥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我认为这件事你做得对,大家出来混,都是为了讨生活,而不应该为了某一个人的面子,就去平白送命!”

        “齐哥手里有资源,而资源就代表着有人愿意成为他的爪牙,这个道理他懂,所以不怕手下无人可用。”黄满仓平静的抽着烟,似乎对于萧齐的暴虐早就习惯了。

        “别闹心了,下面的兄弟们如果听说了这件事,会感谢你的!”黎斌同样掏出了兜里的半支烟:“听说城内的权贵们,从来不拿人命当回事,但我觉得,城外也没什么区别,人这东西,别管生活在什么环境里,只要有了权力,都他妈一个熊样!”

        “轰隆隆!”

        两人正聊天的时候,壁垒的闸门缓缓敞开了一道缝隙,随后一群穿着白色兜帽衫,戴着透明面罩的人,在护军的拱卫下走出城门,向不远处一条被狼群袭击过的巷子走去。

        “这些是什么人啊?怎么大半夜跑到城外来了?”黎斌一愣。

        “他们穿的衣服,好像叫防化服,听说穿这种衣服的人,都是在要塞里搞科研的,可是这大半夜的,他们这是在……搜集狼血和狼屎?”黎斌远远看见那队人的动作,脸上充满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