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 电子游艺棋牌娱乐 - 神诡大明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债有主

第四十章 债有主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皇帝没死。

        这下完了。

        朱常洛头都不敢抬,生怕被万历皇帝看出什么异常,万历皇帝一开始觉得没什么问题,救驾么....但很快他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你赶快起来吧,地上都是灰泥和雨水。”

        万历皇帝觉得马上就要想明白哪里不对劲了,难得的给了朱常洛好脸色,还伸手去搀扶他。

        朱常洛抬起头,脸上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总之弄得一副凄惨模样,万历皇帝看了看他身上的灰烬和污秽,叹息了一口气,越发确定朱常洛是来救驾的。

        只不过朱常洛这时候,目光正好和万历皇帝身后的姬象对上了。

        朱常洛顿时就是身子僵住,宛如在这风雨之中,又被浇了一头凉水,而姬象也是微微眯起眼睛,露齿一笑:

        “大皇子殿下来的真是巧啊。”

        姬象并没有想给这位未来明光宗打掩护的打算,如今,朱常洛这位幕后主使者之一,也到了还债的时候了。

        不过姬象发现,朱常洛身上的香火气消失无踪了。姬象猜测,这应该是因为那些火神死了,所以一并消亡了。

        朱常洛此时紧张的头上冒汗,幸亏有大雨掩饰,此时真正是“汗如雨下”。同时他心中也泛起了大恐惧:

        这隆德殿的小道士,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他还控制住火精.....

        朱常洛看到了那些火精,此时束手,一个个没有半点想逃窜的念头,似乎对姬象十分惧怕。

        前后联系,朱常洛不难想到情况,更是让他手脚冰冷!

        姬象杀了宋无忌,又杀了宋中正,甚至连火君都.....

        踢到铁板了,原来父皇高瞻远瞩,早就在紫禁城里藏了这种大人物,自己居然以为一切都准备就绪,尽在掌握之中,何其愚蠢。

        他又想到,据说当初父皇在张居正活着的时候,也算是个小明君,当时天下不少人称颂他.....

        果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此时的万历皇帝,在朱常洛心中,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分高瞻远瞩,甚至有些腹黑,俱有大城府和诸多后手的可怕皇帝了,而朱常洛也是面如死灰。

        万历皇帝察觉到了问题,回想了一下,想到了今天晚上,之所以派人去隆德殿这件事情的源头,就是郑贵妃说大皇子被妖道蛊惑......

        万历皇帝向姬象询问道:“姬象,大皇子去你殿中,做了什么,只是上香?”

        姬象坦然回应:“昨日早晨,大皇子入隆德殿上香,为恭妃娘娘祈福,询问生死变化之事。”

        万历皇帝其实早就从郑贵妃口中,得知了这个所谓的生死变化,郑贵妃说大皇子遭到姬象蛊惑,也正是拿这个当的说辞,现在再问,只是想要确认一下。

        姬象告知万历皇帝:“大皇子询问于贫道,死人能活否?世有轮回否?生死是否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三个问题被抛出来,万历皇帝点了点头。

        “正好,朕对隆德殿发生的事情,这前因后果,颇感兴趣,姬象,你把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你所知道的,都给朕仔细说一说。”

        万历皇帝要听事情的来龙去脉,姬象便一五一十的回应,而朱常洛心里承受巨大恐惧。

        “六月十七日,起更时分......隆德殿内,有香火精怪作乱,贫道假死,躺在地上一夜,骗出赤帜童子,这才开始得知火君的事情......”

        姬象开口,声音平稳,但在朱常洛的耳中,却如同鬼神呓语,正在一言一言的告诉他,你该上路了!

        “六月十八日清晨,赤帜童子出现在隆德殿中,与香火精交谈,期间谈论,有人要来看一看贫道到底死没事,随后,贫道起身,将那香火精打死,童子遁术高绝,借香火遁去。”

        “六月十八日清晨,童子刚离开没有多久,大皇子殿下,就来到殿中祈福.....”

        “询问贫道一些生死问题,而后离去,走前,大皇子殿下,嘱咐贫道今夜早点休息。”

        “六月十八日,起更时,殿内如常,二更时,陛下遣南镇抚使骆大人,巡检隆德殿....”

        “近三更时,火神宋无忌出现.....被贫道剑杀,骆大人从殿中跑出,前来援救陛下.....”

        姬象说到这里,万历皇帝做了停止的手势,然后缓缓道:

        “三更时,朕的乾清宫被烧没了,火中三人出现。”

        万历皇帝盯着朱常洛:“长哥,告诉朕,从你回去之后,到昨夜三更时分,你在做什么?”

        长哥,是万历皇帝对朱常洛平时很随意的称呼。

        “儿臣.....在隆德殿祈福之后,回去,回景阳宫,读书.....”

        “下午的时候.....在宫中,没有出去,无事可做....”

        “到了三更时......儿臣本已经睡下,只是前三殿大火滔天,儿臣看到后宫起火,担心父皇遇事,便,进来了.....”

        朱常洛每一句话都斟酌着说,他额头上汗如雨下,但正好现在又是大雨不停,所以倒也看不出来,只是脸色惨白。

        万历皇帝问姬象:“你怎么看?”

        姬象回应:“火君刚刚才死,大皇子殿下后脚便至,突然出现在这里,说要救驾。”

        “贫道还是不知道,为何殿下来的这么巧?”

        朱常洛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中,只希望姬象并不知道主使者是自己,但自己和火君他们有关系的事情,看起来已经是暴露了:

        “是大雨熄灭了大火.......我这才能进到里面来,并非巧合。”

        姬象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殿下,你居住在景阳宫中,一日不曾外出,你,为何会知道陛下在西二长街?”

        朱常洛顿时一怔,大为惊恐。他居然忘了这个,后宫巨大,只是乾清宫起火,皇帝可以跑路的地方多了去了,他一日没出门的人,而且从没有来过西六宫,根本不应该知道皇帝在什么位置才对!

        此时,外面的甲兵声音传来了,还伴随着“找、找”的呼喊。

        姬象看着脸色铁青的朱常洛,淡淡问道:“是内阁的大人们,他们这么多人,才开始寻找,为什么殿下,能比他们还快,直奔这里而来?”

        整个西二长街,只有雨打青石的声音,其余万物都闭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