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 电子游艺棋牌娱乐 - 一觉醒来我成了小桂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印卷之争

第六百一十九章 印卷之争

        见此,白行简头也不回的走出已经被毁的差不多的罗汉堂。

        真言为了施展出最后的一击,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寿元,不论胜负如何,他的结局都不会有所改变。

        佛门的山门护法,到此便断了传承。

        真言大师的死,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浪。

        盖因他虽然是天下少有的大宗师,但知道他身份的不过佛门高层而已,对整个江湖来说,对方都是一个无名之辈。

        不过,大石寺罗汉堂被毁,五百罗汉像毁于一旦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引起佛门关注。

        对此,白行简毫不在意,离开大石寺后,便暗中找到安隆,询问有关巴蜀的情况。

        随着这两年来解晖身子不适,独尊堡大部分的权柄都落在了解文龙的手中,被宋玉华偷梁换柱,渐渐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安隆也借助自己大商人的身份,和川帮接触,如今已经初步达成协议,令川帮归附宋阀。

        加上巴盟本身都是少数族裔,对宋家有着天生的好感。

        此前宋阀攻打云贵,巴盟的人没少出力,如今和宋阀的关系甚至还在独尊堡之上。

        通过安隆的消息,白行简也得知,师妃暄暗中来到了巴蜀,打算劝说解晖和巴蜀等地的势力归附李阀。

        可惜,如今三方势力都和宋阀交好,解晖倒是因为梵清惠的缘故,打算支持李阀。

        可如今主事的是解文龙和宋玉华,两人极力反对。

        解晖因为头风发作,虽然几次想要夺取大权,却始终力不从心。

        独尊堡中,虽然不少人仍旧簇拥解晖,但见到这种情况,也都只能不发一言。

        随后,白行简让安隆设计联系杨虚彦,让他和侯希白抢夺不死印法,自己也好履行和祝玉妍之间的诺言。

        当然,白行简这么做,主要是掩盖自己早就将不死印法拿到手的假象,同时掩盖自己和石之轩有联系的事情。

        否则,以祝玉妍对石之轩的恨意,双方怕是没可能合作下去。

        有了安隆从中穿针引线,原著中各方争夺不死印法的情况也再次出现。

        大石寺中,继白行简和真言之战后,徐子陵、石青璇、绾绾、安隆、杨虚彦、侯希白,加上一个暗中隐藏的师妃暄。

        这些大唐世界中最杰出的年轻人几乎全数到场,就是为了争夺那一卷不死印法。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如玉的手掌从黑暗中探出,如只手摘星辰一样,轻而易举的从数位高手的中间穿过,稳稳的抓住了那一卷羊皮。

        “宋少主?!!”

        众人一阵惊呼,目光同时汇聚到白行简的身上。

        看到白行简,徐子陵和安隆还好,两人一个是他的好友,一个是他的属下,对此都没有太大的反应。

        其他几人却骤然变了脸色。

        无他,从白行简能轻易从他们的交手过程中夺走不死印法,说明白行简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那种气定神闲的莫名韵味,仅仅站在那里,就让他们感受到一股无穷的压力。

        宗师,至少是宗师。

        至于大宗师,众人虽然有所猜测,却不敢猜测,毕竟从半步宗师跨越至大宗师境界,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但无论如何,白行简的出现,已经成了众人的焦点。

        偏偏,白行简毫无自觉,侧身看了冬青一眼,没事人一样吩咐道:“杀了杨虚彦!”

        “是!”

        冬青也毫不迟疑,充满杀意的死剑再现,冲向杨虚彦。

        众人心中一惊,没想到白行简不仅夺了不死印法,还要对杨虚彦出手,徐子陵等人更是忍不住看向安隆。

        毕竟,他和杨虚彦是勾结在一起的,如今白行简对杨虚彦出手,他打算怎么做?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就在白行简开口的瞬间,安隆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犹豫的,众人看到的,便是那肥硕的身躯以超乎常人想象的灵巧,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时,冬青已经和杨虚彦交上手了。

        两人一个是江湖上名声赫赫的影子刺客,一个是大名鼎鼎的死剑。

        影子剑法和九剑都是江湖中有名的绝学,如今碰撞在一起,也让几人大开眼界。

        不过,几人也看得出来,同为半步宗师境界的高手,冬青比起杨虚彦要强上一线。

        原因在于,杨虚彦虽然实力不俗,但身为刺客的他,讲究的是暗杀,是偷袭,是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而冬青则是剑道高手,最擅长的就是正面比拼。

        两人交手,杨虚彦本就处于不利的地位。

        更不要说,此前为了抢夺不死印法,杨虚彦已经消耗了不少功力,如今旁边还有一个侯希白在虎视眈眈。

        他们两人天生是敌对方,只要有机会,便会不择手段干掉对方。

        对战方式不利,对战状态不利,旁边还有侯希白的威胁,杨虚彦可以说抓了一把最烂的牌。

        期间,杨虚彦不是没想过抽身而退,可冬青又岂能让他如愿以偿。

        白行简的轻功独步天下,天下无人能及,他手下的四大侍从自然也以轻功见长。

        杨虚彦若是和冬青正面交手,还能有几分胜算,一旦想要转身逃窜,便是死路一条。

        杨虚彦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哪怕战况对自己极为不利,却也只能强撑着和冬青交手。

        不过,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不过是强弩之末,困兽之斗罢了。

        纵使能够挣脱冬青的死剑,旁边还有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白行简在。

        除非有三大宗师级别的高手前来救援,否则今日,杨虚彦是死定了。

        只见白行简看也不看两人的交手,而是将目光转向大石寺中另一个方向,开口道。

        “师仙子既然来了,何必遮遮掩掩的,难道在场诸位,还不够格让师仙子现身一见吗?”

        这话一出,不说旁人,绾绾首先变了脸色,警惕的看向白行简视线所及之处。

        果然,一声轻叹,师妃暄的身形犹如月光一样照射至大石寺中,让徐子陵和侯希白都不由眼前一亮,心神一动。

        “宋少主果然跨出了那一步,如今怕是成就大宗师了吧?”

        师妃暄静静的甩下一个惊雷,再次震慑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