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 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 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为这大夏百姓,开辟一条通天之路!(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为这大夏百姓,开辟一条通天之路!(求订阅!)

        “吾等,多谢陛下厚爱!”

        大殿之上。

        一片身披铠甲之将领,尽数跪伏于地,恭敬领旨。

        而从今日开始,他们就不再是那往日里北凉苦寒之地的边军了。

        夏皇圣旨现,金口玉言下。

        这些出身北凉的诸多将领摇身一变,赫然便成为了整个大夏炙手可热的新贵,是整个天下都需要眼红的人物!

        将那记载了一长串名讳的锦书收起,洛离润了润嗓子,这才缓声开口道:

        “一应封赏完毕,那么今日朝会,就将真正拉开了主题。”

        “堂下诸卿,请细细听好。”

        洛离特地留了些时间,让这六部诸臣回过神来后,方才继续淡淡出声。

        而听闻这道言语,以陈昭为首等人,终于是精神一震,自之前的感慨中脱离了出来。

        正事来了!

        方才那一长串的封赏名单,确实是叫人心中艳羡不已,但大家对此都是心知肚明,晓得早晚有一天,今上会论功行赏。

        可关于大夏之后的政策变化,他们只琢磨出来了个大概,对于其他细节,尽皆都是一概不知。

        眼下洛离欲将胸中韬略一展而出,他们这些做下属的,自然要认真聆听圣意。

        因为只有这样,才好在现下改朝换代的局面中继续站稳脚跟,以保自家门庭长盛不衰。

        前些日子里王谢两家的下场,在诸多朝臣眼中,仍旧历历在目。

        只要不是头铁到无可救药的,自然没人敢继续作死。

        而既然不能忤逆今上,那么如何能保证不惹祸上身?

        一个办法。

        紧紧的跟在当今夏皇陛下的后面,坚定不移的一条道走到黑!

        不谈日后大夏到底会有怎样一番改变。

        但只要是与洛离站在一条线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些大夏臣子就不信,这把火还能烧到他们身上!

        看着众多朝臣的面色变化,洛离扫视一眼后,便是微微点头,露出了些许笑意。

        敲打,还是有必要的。

        现在不就老实的多了么?

        清了清嗓子,身着龙袍的青年随后便张开尊口,道:

        “凡国之衰弱,必有因果关系。”

        “大夏积弱至今二十年,无论民生亦或者武道,几乎都远逊于其他国度,究其原因,除却前任夏皇能力有限外,还是因为制度问题。”

        “将文武之道握持于少部分人手中,剩下九成九的芸芸众生,都只能耕田走贩,无更进一步之机。”

        “这种路,大夏时至如今,走了整整八百年!”

        “八百年了,这个国度,到底真正强大过么?”

        “答案很显然,从来都没有强盛过!”

        洛离的话语说到这里,语气极为肯定。

        连弹丸之地都做不到扩展出去,连心腹大敌都不能彻底踏平,甚至底下的诸多百姓,连衣食富足都是种问题...

        这,能叫强盛么?

        一番话语,说的诸多朝臣都是有些触动。

        无论出身如何,家国情怀,总还是能勾动人之心绪的。

        之后,洛离的声线,逐渐激昂。

        “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北玄域不过只是其中一隅,而且还是天地灵气几近凋零的地带,真正的天才都不会将目光注视到这里。”

        “放眼望向真正的天下,那中土诸圣地,雄踞世界的大周圣朝,还有那所有繁荣昌盛的人道传承,才是我等该看齐的目标!”

        “如果说我们的眼中只有那金狼王庭,只有那西燕南齐乃至于楚、陈等国,那么大夏就永远不会强大,因为,我们的眼界就仅仅只有如此!”

        饱含真诚的话语,带着一种奇异的渲染力,让众多朝臣当即有些沉默了起来。

        有些人想要开口反驳,引经据典拿着那二三百年前的所谓盛世,前来打击洛离的观点。

        但是话语即将脱口而出时,却又自个儿咽了下去。

        是啊。

        即使是大夏最鼎盛时期,尚且连草原之祸,周边兵戈都没有尽数解决,又怎能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大呢?

        大周,圣地!

        提起那些个可望而又不可及的名词,有些人眸中露出了迷茫。

        自从北玄域近千年前天地出了问题后,这片地域的众生就好像是上了一层枷锁,连真正的天象大宗师,都没有出过几尊。

        即使近几十年来,一直都有传闻说大世即将在这北玄域复苏,可到底也没有几人真正相信。

        连先天宗师都能横行一州的国度,去想要媲美那传闻中如同大日般耀眼的大周圣朝。

        真的...有可能么?

        “正所谓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

        “因此无论外界因素怎样,这都不是我等放弃自强的理由!”

        “所以朕亲自费心竭力,不远万里想尽办法,终是请来了一名具有经天纬地之才的法家高人,以及一位中土儒脉读圣贤书,有济世平天下之能的圣贤之才,与我一道,欲为了这大夏...”

        “革鼎!”

        话语至此,已达高潮!

        那股子山海皆可平,日月不过抬手间的气魄,是多少人此生见也见不到的。

        澎湃的龙气在那上首身着九龙衮服的青年周身显现,在这金銮殿内化为虚影,不住盘旋,让那些普通文官,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什么,才叫天命所归!

        “革鼎需用新法,旧日之陈腐规矩,自今日之后全盘推翻,不再复用。”

        “以下,则是朕欲制定新法的总纲,特此道与众卿听之。”

        “第一条,朕欲以法为根,铸一国之威严,从上至下三教九流,皆需遵守律法束缚,不得肆意妄为!”

        “从今往后,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便通通都是过去之式,谁敢违背,皆斩之!”

        “第二条,朕欲以文为基,教一国之风骨,为这大夏一十三州,定下一条规矩!”

        “凡有才者,皆能入朝为官!”

        “朕欲遴选大夏一十三州的所有英才,无论文武,以当下时事,策论典籍为考题,以殿州郡县每年四次考试为选举方式,笼络天下英杰!”

        “如此不出数年,天下学士便皆能不问出身,有了一条通天之基!”

        “苦读寒窗十载,纵使胸中有经世之才,可困于出身所迫,只能为一县小吏;攻读天下局势,心中有百般谋划,可因出身卑贱,只能籍籍无名,郁郁而终。”

        “往后,这种例子都将不复存在!”

        上首洛离一席话语传出,如同是天雷炸响,叫众多臣子心中终于一震!

        陈昭面色复杂,手臂有些哆嗦。

        这是吓的。

        “这,就是今上所欲行的革鼎之志么...”

        “大夏民众数万万有余,而世家之人才不过数千上万,却占据了朝堂九成九的人数,虽说大部分人却有其实,但也难保证民间没有真正的高人存在。”

        “这就是你所说的,为大夏众生开辟一条人人如龙的道路吗?”

        怪不得。

        怪不得今上不惜得罪天底下的所有世家豪族,也要叫那王谢两家化为乌有。

        管不得他要将整个天下的士人,都杀的抬不起头来!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去阻拦这新政的实行。

        也只有这样,大夏底下的黎民众生,才能真正有了一道选择的机会!

        尽管这机会并不算大,但基数摆在这里。

        鲤鱼跃龙门,飞上枝头变凤凰,如果真将这小小的机会播撒下去...

        在那数万万的百姓之中,可未尝没有人做不到!

        并且,这新近推行的举官制度,对于众多世家来讲,也是一种打击。

        虽说陈昭并不知晓其中具体的实施方法,但光凭听感,他就知道这是一种全凭本事的考试。

        即使世家都是出类拔萃的英才,但是放眼全天下,比之他们家后辈更加杰出的存在,怕是也不在少数。

        将本来不用对比的二者拉在同一条线上,对于世家而言,本就算不上是一件好消息。

        优者入选,差者淘汰!

        无情,且又公平。

        “以上,便是日后大夏所奉行的两道条例,另外考虑到天下百姓的根基浅薄,朕还要为这天下,立下一座学宫!”

        “州府内置州学宫,郡城内置郡学宫,县城内置县学宫,共分文武二科,只有考取县试功名,获封学子名誉后,才能有资格入学!”

        “朕坚信,这世间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庸才。”

        “有能者,定可从中脱颖而出,即使不容易,可若是不能超越所有同辈,又怎能有飞黄腾达的一天?!”

        “另外一众世家,也莫要道朕没有给过你们后辈机会。”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世家饱读诗书习练武学,天生就在这起跑线的终点之前,如果这种优厚条件都不能有所成就的话...”

        “那也配不上这种位格,还不如让出来,叫那有能者居之!”

        “今日朝会一番畅谈,诸卿,请回答朕。”

        大袖一挥,洛离眸光湛湛,有神光摄人心魄。

        他看着那下方众多心神震颤的朝臣,大声肃喝道:

        “你们,懂了吗!”

        这声音运用了真气扩散,浑厚且经久不散,在这金銮殿四方环绕良久后,方才渐渐消逝。

        言语至此,还要什么回答,在洛离将自身积压依旧的情绪倾泻而出之时,这朝堂上下,已经尽皆都是鸦雀无声!

        上至三公九卿,中至六部尚书,下到那五六品的末席官员!

        每个人无论是面上还是心底,都找不着法子去反驳洛离。

        经此一举,怕是不过三年,

        这大夏,人才便将如井喷一般层出不穷,迎来真正的万古盛世!

        当今圣上,真乃不世明君也!

        (ps:下一更在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