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 娱乐棋牌 - 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宠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示弱,也是一种本事

第八百二十一章 示弱,也是一种本事

        第八百二十一章    示弱,也是一种本事

        拓跋律一走,徐嬷嬷就跟了上去,确定人走远了,这才着急忙慌的赶回来。

        “夫人,狼主走了!”

        徐嬷嬷如释重负。

        这要是让宋王知道,还不定得闹出什么事来。

        徐嬷嬷一直跟在洛长安身边,她很清楚宋墨与洛长安的关系,也很清楚宋墨不想让狼主靠近洛长安。

        早前在院子里,不就是这样吗?

        “夫人,没事吧?”

        徐嬷嬷问。

        洛长安的脸色不太好,瞧一眼桌案上的葡萄干,忽然别过头就干呕了一阵,直到真的吐了出来,堪堪作罢。

        “夫人?”

        徐嬷嬷吓得半死,赶紧搀着洛长安回去,可不敢再在外面晃荡。

        这件事,底下的奴才都瞧见了。

        虽然不知道狼主跟洛长安说了什么,对洛长安做了什么,但瞧着洛长安面色铁青的回来,心里隐约都有了猜测。

        再加上洛长安回来之后,吃什么吐什么。

        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宋墨的耳朵里,乍听得她如此这般难受,宋墨心里咯噔一声,原还打算夜里搬回去呢,怎么就这样了?

        “是狼主。”

        底下人低声开口。

        白日里发生的事情这么一说,宋墨就大致明白了里面的深意。

        房内。

        洛长安面色惨白的靠在软垫上,刚喝了点水,这会情绪稍缓和。

        “孤舟?”

        宋墨疾步进门,面色铁青的坐在床边,“底下人怎么伺候的,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怎么就……”

        洛长安摁住他的手,“我没事,你别迁怒底下人,不关他们的事情。”

        “不是之前已经止吐了,徐嬷嬷说你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吐得肝肠寸断过,怎么……”宋墨顿了顿,眉心紧皱,“还好吗?”

        洛长安无力的靠在那里,“只是觉得恶心而已,没别的事儿,你莫要担心。

        哦,孩子也没事,孩子很好。”

        “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墨问。

        洛长安张了张嘴,似乎是欲言又止。

        “狼主?”

        宋墨望着她。

        洛长安抿唇,低低的应了声,“嗯!”

        “他欺负你了?”

        宋墨面色渐沉。

        洛长安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与他保持距离,没让他沾着分毫。”

        “那你为何会变成这样?”

        宋墨原就是疑心甚重之人,自然不会相信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如果一切安然无恙,洛长安怎么会呕吐不止呢?

        “我若是告诉你,你莫要生气,可好?”

        洛长安低低的开口。

        宋墨握住她的手,“你说,我一定不会生气。”

        “彼时我与徐嬷嬷在花园的亭子里歇着,谁知道狼主忽然过来了,还把人都给支开了,我与狼主言明,男女授受不亲,我已嫁为人妇,狼主还算尊敬,倒也没有毛手毛脚。”

        洛长安说的也都是实话,诚然没有欺骗半分。

        宋墨皱着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你为何这般呕吐不止,忽然就身子不舒服了呢?”

        “后来,狼主瞧着我桌案上搁着一些小吃,便是你让徐嬷嬷给我备下的,日日带在身边的那一包东西。”

        洛长安说到这儿,眼神略微闪烁,“哪知道……”

        宋墨直勾勾的望她,“哪知道什么?”

        “哪知道狼主拿起了一枚葡萄干,非得让我吃。”

        洛长安眉心紧蹙,瞧着似乎又有几分作呕之态,赶紧以手掩唇。

        宋墨忙不迭将一旁的酸果子递给她,“来!”

        “嗯!”

        洛长安伸手接过,一张小脸苍白得厉害,分外我见犹怜,“当时你不在我身边,我也没法子违拗狼主的意思,万一他要是对你不利,我怕……”

        宋墨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是我不好,我该时刻陪在你身边的。”

        “我没事,就是吃了那葡萄干觉得恶心罢了!”

        洛长安乖顺的伏在他怀里,“你也知道的,男女授受不亲,何况、何况我瞧着他那眼神,就有些心里发颤,着实有些害怕。”

        宋墨轻轻抚着她的脊背,“没事了,没事了!”

        “嗯!”

        洛长安点点头,“我吐干净就没事了,左不过这么一来,又得养几日。”

        宋墨低眉瞧着怀中的人儿,小脸煞白煞白的,的确是身子不适,她原就胎像不稳,再这么折腾下去,这孩子还不一定能保得住呢!

        “不妨事,正好我这几日也忙得很,在书房里不会打扰到你休息,让你能安心养胎。”

        宋墨在她眉心轻轻落吻,“孤舟要好好的,若是再遇见狼主,就尽量避开吧!”

        洛长安鼓了鼓腮帮子,“那要是,他故意找我呢?

        我如何能避开?

        这是南渊皇宫,他又是南渊的狼主,我不敢是个宋王妃,还怀着身孕,跑也跑不快呀!”

        说到这儿,洛长安眼尾微红。

        宋墨满是心疼之色,眼底无限宠溺,“那孤舟等我几日,待我忙完了手头的事儿,我就陪着你走走,待你胎像稳固,我就带你回金沙城。”

        “真的吗?”

        洛长安定定的望着他,就这么眼巴巴的神色,何其柔弱惹人怜。

        宋墨点头,“金沙城距离石城有段距离,狼主不可能离开石城,到那时你就安全了。”

        “嗯!”

        洛长安抬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那我便等着你,这段时间最多往来御花园,趁着狼主不在的时候。”

        宋墨无奈的瞧着她,“自己当心点,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免得到时候又难受。

        看到你难受,我也跟着心里不舒服。”

        “不要因为我,伤了你们君臣的关系!”

        洛长安默默的啃了一口酸果子,“我没事的,就是吐得难受而已,嬷嬷说,有孕的妇人都这样,一刺激就容易作呕,习惯了就好!”

        宋墨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事的关键是在拓跋律身上,错不在洛长安。

        寄人篱下,还有什么可说的?

        除非有朝一日,他自立门户,他掌了北凉大权,能与拓跋律平起平坐。

        否则,君是君,臣是臣。

        他宋墨,永远都直不起腰来。

        宋墨在床边坐了坐,便起身离开,毕竟要开战了,他眼下的心思多数在争权夺势之上,实在也是顾不上洛长安。

        待宋墨一走,洛长安随手将没吃完的酸果子丢在了地上,目光凉薄的睨着门口方向。

        “夫人?”

        徐嬷嬷进门,“可都跟爷说清楚了?”

        洛长安撇撇嘴,“说了又如何?

        他奈何不得狼主,这股子怨气,只能我自个吞下。”

        “哑巴吃黄连?”

        徐嬷嬷叹口气,“倒是难为了夫人。”

        洛长安哽咽了一下,“嬷嬷可知道,明知道狼主不怀好意,却无法拒绝,我这心里有多难受?

        这心里有多恶心?”

        “老奴知道,老奴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