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 娱乐棋牌 - 欢喜宫门在线阅读 - 第412章 真相大白

第412章 真相大白

        第412章真相大白

        “参见父王,参见莉贵妃”,云珠夫妇款款上前行礼。

        “公主”,莉贵妃淡淡一笑颔首。

        “你们怎么有空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国君态度淡淡的。

        对这个出嫁如同泼出水的女儿,他从不指望什么,也没打算联系。

        大景朝给了足够的银钱交易,两国邦交良好,女儿只需在大景朝好好活着就行,不必需要什么感情。

        “驸马有一事要和父王商议,女儿也要进宫来谢恩”

        “上次的事多亏了父王和莉贵妃护着,不然我弟弟幸昀恐怕就遭殃了”

        云珠浅浅笑着,答话温雅知礼,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

        “儿臣还给父王带了些上好的补品,都是亲自找人寻来的滋补品,希望父王延年益寿,松鹤长龄”

        说完还真从下人手里接过一盒珍贵的补品递了上去。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公主夫妇这样,国君也不好说什么,紧绷的脸也渐渐缓和下来。

        “有劳我儿了,驸马有什么事要商议?”

        浑浊的眸子看向叶思钧,国君语气淡淡。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臣不着急,待有空闲时再商量也不晚,倒是父王眼前的事”

        叶思钧犹豫着、迟疑着试探。

        “儿臣冒昧,刚刚在门外听到莉贵妃娘娘说,这金丹有毒,顿时心惊肉跳”

        “不知这宫里什么人这么心狠手辣,居然敢给陛下下毒,简直是胆大包天”

        话音未落,国君陛下脸色就黑了,十分尴尬。

        “也……不确定,双方各执一词”

        “既然不确定,不如儿臣找只雀儿来试一试,到时有毒无毒不就一看便知?”

        云珠垂泪上前,一副关心父亲的孝顺女儿模样。

        库尔纳国君虽然不喜女儿插手这件事,但想想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莉贵妃信誓旦旦说有毒,他再相信自己儿子,也不可能吃下金丹。

        “好吧”,还是试一试吧。

        内侍也不慌,镇定交上金丹。

        叶思钧去门外,随便用箭射下来一只活蹦乱跳的雀儿。

        取下雀儿翅膀上的小铜箭,叶思钧奉上一只不停啾啾叫扑棱翅膀的小雀儿。

        “父王、莉贵妃、还有这位内侍”,云珠接过雀儿笑道。

        “我现在用刀尖刮开金丹表面,从金丹内部取出一点儿喂给雀儿,如果雀儿没事,说明金丹无毒,父亲可放心服用,如果……”

        接下来话云珠没继续说,几人纷纷表示赞同。

        之后,云珠在众目睽睽之下,取了些金丹内部的药物喂给了扑棱棱的小麻雀,然后将麻雀放在地上观察。

        最开始,小麻雀并没有太大反应,依旧是扑棱着翅膀啾啾叫。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内侍脸上渐渐露出得意的表情。

        “陛下,太子殿下一心牵挂着您,这药怎么可能会有毒呢?”

        有毒的还没出现,这颗当然是没毒啦。

        话音未落,众人脸上纷纷流露出诧异表情。

        只见那雀儿突然像发疯了似的,叫声骤然嘶哑起来,一双麻杆儿似的小脚疯狂挣扎着,整个鸟倒在地上抽搐成一团。

        半晌,雀儿的叫声逐渐减小,鸟喙边缘渐渐冒出血色泡沫,很快小麻雀摇摇晃晃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云珠忍着心痛上前查看,最后面色难看。

        “父王,雀儿已经死了,这金丹必然有毒”

        “怎么可能!”,内侍官率先尖叫起来。

        “这药不可能有毒,太子殿下一心想着陛下,这里头可是上好的补药啊”

        “袁内侍官,你在我父王身边服侍了这么多年,看见金丹有毒你就不担心吗?反倒是第一时间替太子殿下求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太子殿下放在父王身边的奸细呢”

        云珠冷冷笑着,几句话噎得内侍官无话可说。

        国君深深皱起眉,脸色大为震惊和不可置信。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麻雀吃了金丹就死了,如果今天服用这金丹的是自己呢?

        他身子摇摇晃晃,一步步迈向袁内侍。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甩在脸上。

        “朕对你那么信任,你居然敢背叛我,来人,上大刑,给朕狠狠打,撬开他的嘴!”

        “我倒要看看这宫里还有多少阴私,居然敢算计到我的头上!”

        想想那金丹他就后怕。

        他以前吃过那么多,如无意外,这一颗也会吃下去。

        终究莉贵妃说得不错。

        王后母子打得一手好算盘,一心只想算计死自己,让幸臻登基呢。

        大刑很快上来,云珠有些不忍。

        “父王,还是叫他们带下去审问吧?别污了您的眼睛”

        “不要紧”

        国君此时看女儿顺眼得多,要不是女儿女婿及时出现,说不定那内侍已经得逞了。

        “你们各自都坐吧,都来见证一下,今天就把这件事说个清楚”

        开玩笑,都要当着面喂他吃毒药了,还敢往后拖吗?

        再拖两天恐怕他的衣食住行里都是毒,这个险国君一点儿都不想冒。

        “女儿恭敬不如从命”,云珠拉着叶思钧的衣袖,在边缘寻了个位置坐下。

        大刑果然不是盖的,偌大的殿阁里人人呼吸凝滞,只有内侍官撕心裂肺的惨叫。

        手指夹棍、针刑、刀刑,还有炮烙之刑。

        袁内侍官一开始死鸭子嘴硬,半句真话也不肯说,坚信这颗金丹没毒。

        云珠忍无可忍,当着他的面从金丹上又刮下来一点,强塞到他嘴里。

        “量不多,你不会死,却会让你生不如死”,恨恨瞪了他一眼,云珠回到座位。

        很快,内侍官开始涕泗横流,神智逐渐不清,四肢抽搐起来,口吐白沫,两眼白翻。

        国君的脸色又黑沉几分。

        “还不承认么?”

        云珠缓缓摇着团扇,冷笑盯着内侍官。

        “你好大的胆子,明知金丹有毒,还死鸭子嘴硬不承认,你信不信我把整颗喂给你立刻送你上西天!”

        “不要!啊!”

        内侍官突然开始大哭,浑身像雷劈了似的抽搐不停。

        此时他不得不承认这金丹有毒。

        “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明明告诉我,这颗金丹是补药,不可能有毒的,他们骗我,骗我!”

        内侍官涕泗横流倒在炮烙之刑的炉子边。

        (本章完)